<var id="11116"></var><code id="11116"><ol id="11116"><td id="11116"></td></ol></code>
    <output id="11116"><legend id="11116"></legend></output>

    南京“4·20”加熱不燃燒煙草制品非法經營案偵破紀實

    2019-07-31作者:尹屾 鮑一健

    3月18日,江蘇省南京市棲霞區人民法院對南京“4·20”加熱不燃燒煙草制品非法經營案件依法作出判決:被告人章某等九人犯非法經營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至六個月不等,并處罰金。

    這是南京市首例正式宣判的加熱不燃燒煙草制品非法經營案件,為同類案件的判罰提供了“判例”樣本,同時對近年來在南京地區呈現快速蔓延之勢的新型煙草制品非法經營活動起到了警示作用。

    為破獲“4·20”案,南京市煙草專賣局一分局與公安、海關、郵政等部門緊密配合,專案組南下深圳,北上滿洲里,西到烏魯木齊,東至福州,累計行程逾七萬公里。

    咨詢電話藏玄機

    不放過任何一條線索,是南京煙草專賣管理工作人員的共識,“4·20”案正是由一個看似普通的咨詢電話牽出的。

    “您好,我想咨詢一下為什么在卷煙營銷訂購平臺上訂購不到‘萬寶路’的煙彈,而附近卻有幾家店在賣呢?”2017年10月的一天,一位零售戶的來電引起了南京市局一分局的高度重視。

    根據國家煙草專賣局下發的《關于開展新型卷煙產品鑒別檢驗工作的通知》,出售加熱不燃燒煙草制品屬于違法行為,南京市局一分局在做好解釋工作的同時第一時間開展檢查,發現轄區內確有煙彈在售。

    “這些煙彈的突然出現,會嚴重擾亂正常卷煙市場秩序,必須迅速予以打擊。”南京市局一分局局長董玲說。

    究竟是誰在向轄區零售戶兜售煙彈?南京市局一分局聯系公安機關提前介入,進行了一個多月的摸點排查走訪。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偵查小組繪制出了不法分子的日常行動軌跡,在電子地圖上將其涉嫌兜售過煙彈的店進行時間、次數、線路標注,終于鎖定某地鐵站是其必經之地。

    經過三個星期的連續蹲守,終于在一天上午,一名可疑男子出現在偵查人員的視線中。該男子走出地鐵站,會繞著周邊走上一圈,中途不時停下來裝作系鞋帶,四處張望后方才繼續前行,具有明顯的反偵查意識。憑借豐富的辦案經驗,公安人員判斷:“狐貍露頭了!”

    為了精確定位“狐貍的老巢”,偵查小組劃定區域、多人輪換、接力跟進,最終鎖定了可疑男子的倉庫位于南京浦口橋北某別墅區內。

    “這個別墅內常住3人,一男二女,平時分工明確,女子負責收貨、打包、發貨,而男子則日常游走于南京市區兜售各類加熱不燃燒煙草制品。”南京市局一分局專賣科科長袁斌琪介紹,偵查小組還證實,該男子為章某,每隔三天都要在深夜駕車去機場接貨。種種跡象顯示,章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深入窩點抓“狐貍”

    在充分掌握大量證據后,南京市局一分局組織精干力量,與南京市公安局技偵支隊、南京市公安局鼓樓分局食藥環偵大隊等部門成立專案組,一場聯合作戰即將打響。

    專案組對章某的違法行為進行深入調查,對其向零售店兜售煙彈的行為、住所郵寄包裹的裝卸過程等進行了全程錄像取證。

    “提請檢察院提前介入,協助公安機關把準偵查方向,補充、完善和固定證據,確保偵查活動順利開展,力保案件在移送審查起訴前達到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的標準,是本案順利推進的關鍵。”南京市局一分局副局長薛彥彪告訴記者。

    2018年4月13日,專案組認定章某等人違法行為在證據固定方面已經完善,案件的收網時機已經成熟。

    4月20日傍晚,江北某別墅區內,章某像往常一樣等待著裝有煙彈包裹的快遞車到來,但他沒有想到的是,等來的卻是3輛警車。隨后專案組在其客廳內發現大量用于包裝煙彈的定制標準紙盒、三本厚厚的快遞回執單,還有數十個未封箱的煙彈包裹,包裹一旁的快遞單信息已經填好。

    “你們憑什么抓我?”針對公安人員的詢問,章某矢口否認犯罪事實。辦案人員隨后又在其別墅地下室內查獲了百余條“萬寶路”煙彈,在大量確鑿的證據面前,章某不得不低頭認罪,承認了自己伙同另兩名人員,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間,以其南京的別墅為據點,向南京乃至全國多地進行兜售、郵寄IQOS等新型煙草制品的非法經營行為。

    首戰告捷,專案組卻絲毫沒有放松,據章某交代,在他之上還存在著2個有完整供貨鏈的上家,他們的下線分布全國多地。

    “辦案件就是打網絡,打網絡就是斷源頭,斷源頭必須抓主犯。”專案組決定對本案進行“全鏈條”打擊,徹底搗毀這張非法交易的黑網。新一輪偵辦隨即展開。

    聯合出擊斷源頭

    追根溯源,步步深入。

    通過大數據技術的海量甄別分析以及大量的調查取證,專案組逐漸摸清了“4·20”案非法供貨鏈的基本框架和活動范圍——

    涉案的兩個上線為韋某和范某。韋某團伙共5人,均無業,通過代購等方式從日本、韓國等地組織貨源,主要發貨給章某。范某團伙共5人,均無業,利用去莫斯科的機會,多次組織貨源并通過烏魯木齊口岸走私入境,最終發貨給章某等人。

    專案組根據案情周密部署,啟動了與海關、郵政、交通等部門的聯合協作機制,一場開赴全國多地的聯合抓捕就此展開。

    2018年4月的一天,新疆烏魯木齊,氣溫降到了零下20攝氏度。凜冽的寒風中,辦案人員為了不引起注意,悄悄將車熄火停在路邊。“當時車里非常冷,手機都開不了機。”南京市局一分局專賣稽查員張小齊(化名)回憶說。嚴寒擋不住大家辦案的決心,艱苦的蹲守終有收獲,專案組在烏魯木齊成功抓獲了范某等3人。

    除了低溫環境的考驗,“4·20”案的偵破過程險象環生、異常艱辛。在烏魯木齊的一次圍追堵截中,專案組遇到道路結冰,車輛制動不起作用,最終撞到路邊的雪堆才讓車停下來。在滿洲里,不法分子分布在不同的屯,屯與屯之間距離都在200多公里以上,且進屯道路狹窄崎嶇。為了不貽誤時機,專案組馬不停蹄、連夜趕路,最終在當地公安部門的幫助下,將不法分子一網打盡。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隨著最后一個涉案人員落網,“4·20”案件成功告破。7個月,逾7萬公里,專案組在全國多地艱苦辦案,抓獲犯罪嫌疑人12人,查清涉案總額200多萬元。

    此外,專案組多次前往杭州阿里巴巴公司、深圳騰訊公司,通過調取支付數據,查清“4·20”案件的資金流,印證上下線關系,為整起案件證據鏈的形成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我們將加大新型煙草制品的監管力度,不斷提高與刑事司法的結合質量,進一步拓展聯合打擊的對外協作維度,努力凈化卷煙市場,保障消費者權益,為專賣工作高質量發展添磚加瓦。”董玲說。

    來源:東方煙草報
    相關文章
    最新最好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