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1116"></var><code id="11116"><ol id="11116"><td id="11116"></td></ol></code>
    <output id="11116"><legend id="11116"></legend></output>

    新中國成立以來煙草行業改革發展綜述之一

    2019-09-11作者:董茹濤

    1949年至2019年,新中國走過70載。

    70年崢嶸歲月,從封閉落后邁向開放進步,從溫飽不足邁向全面小康,從積貧積弱邁向繁榮富強,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強起來”,一個國家波瀾壯闊的轉身、一個民族蓬勃生長的脈絡清晰可見。

    70年間,煙草行業始終與國家發展同向同行、與時代變革同頻共振,見證并推動了新中國經濟崛起和社會變革的歷史。

    這是一種發軔于薄弱產業底子上、落后經濟狀況下的變革

    正確認識煙草行業,先要對舊中國的煙草產業底子和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社會經濟環境有個客觀的認識。

    在新中國成立前相當長一段時間,中國卷煙市場一直為外國資本所壟斷。中國民族卷煙工業由于自身經濟實力薄弱、設備陳舊落后,又具有分散性、依賴性和投機性,加之外資煙草企業鉗制,雖有民族運動助力,始終難以獲得獨立、持久、充分的發展。

    新中國成立之初,全國開工的卷煙廠有1249家,除少數大煙廠外,絕大多數煙廠使用的仍是早期的木架簡易卷煙機、鐵質卷煙機,包裝小包、條包和裝箱等均為人工,制絲仍以手工操作為主。卷煙工業主要集中在沿海城市,布局很不合理。與此同時,煙草農業的生產方式幾乎完全停留在傳統的個體手工勞動階段,很少機械化作業。

    放眼全國,新中國不僅面對農業落后、工業基礎薄弱、文教衛生水平低下等狀況,而且還面臨長期戰爭造成的工業萎縮、農業凋敝、物資奇缺等經濟問題。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上,新中國建設邁開了第一步,煙草行業的變革也隨之拉開序幕。

    新中國成立之初,卷煙工業資產主要掌握在外資和私營企業手中。1949年至1952年國民經濟恢復時期,除內蒙古和東北三省繼續實行區域性煙草專賣管理外,國家通過沒收官僚資本、接收外國資本、實施公私合營等方式,逐步擴大國營煙草企業規模。1952年,國營煙草企業的生產能力已經占到全行業的56%。許多煙廠自上海遷到天津、鄭州、廣州等地,許多小煙廠被改組合并,卷煙工業布局調整開始破題。同時,政府對烤煙生產制定了“重點恢復老煙區,適當發展新煙區”的方針,并給予政策和物資上的扶持。

    “一五”期間,國家對煙草企業逐步實行集中統一管理,完成對私營煙廠、卷煙批發商的社會主義改造,并合理調整卷煙工業布局,對所有卷煙產品實行“統購包銷”,對煙葉實行計劃收購和調撥,將卷煙、煙葉的生產經營活動納入國家計劃經濟軌道。1956年,全國烤煙種植面積擴大到583.29萬畝,烤煙品質有所提升,基本扭轉了高檔原料依賴進口的局面。至1957年,卷煙工業企業已由760家減為108家。其中,基本實現機械化生產作業的有13家,部分生產過程實現機械化的有28家。

    “二五”期間,國家實行機構精簡、企業下放的政策,卷煙工業企業劃歸地方管理,管理上出現混亂,加之自然災害和“大躍進”運動影響,導致煙葉減產,卷煙產量和質量大幅度下降。

    20世紀60年代初,結合“調整、鞏固、充實、提高”八字方針,中央決定試辦工業托拉斯。1963年,輕工業部下發《關于成立中國煙草工業公司及各地分公司的通知》,開始試辦煙草托拉斯,對卷煙工業企業集中統一管理,實行產供合一的管理體制,統一生產計劃,統一資源配置,整頓卷煙牌號,提高產品質量。1963年至1965年,卷煙工業企業由104家調整到61家,卷煙生產綜合能力、勞動生產率和卷煙質量均有明顯提升。

    20世紀60年代末期到70年代中期,中國煙草工業公司被撤銷,卷煙工業企業和煙葉收購部門全部下放給地方,煙草產業呈現管理混亂、盲目發展、產銷失衡、質量下降、效益降低的嚴重局面。這種局面一直持續到20世紀70年代末。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國家開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春風拂面,煙草行業迫切需要校準發展的航向。1981年5月11日,輕工業部向國務院提交了《關于實行煙草專營的報告》,提出“對煙草行業實行產供銷、人財物、內外貿集中統一管理”的意見。報告很快獲批。1982年1月,中國煙草總公司成立;1983年9月,國務院頒布《煙草專賣條例》;1984年1月,國家煙草專賣局成立。由此,中國煙草史上第一次形成了比較全面完整的專賣專營體制。

    從休養生息到恢復發展,再到在分散管理與集中管理之間曲折探索,歷史和時代為何最終選擇了煙草專賣專營體制?

    煙草行業涉及農業、工業和商業三大產業,其初級產品煙葉、主要配套產品煙草專用機械等以及最終產品卷煙,都具有用途單一、專用性強的特點,產量少了不能滿足生產和消費需要,產量多了會造成資源浪費;加上與之相匹配的財稅政策,煙草稅收自然成為國家和地方財政的重要來源,如果沒有集中統一的嚴格管理,很容易滋生盲目發展、重復建設問題和違法生產經營活動。

    正是在總結我國煙草管理體制歷史經驗教訓,同時借鑒其他國家和地區煙草專賣專營做法的基礎上,黨和國家最終決定對煙草行業實行國家煙草專賣制度和“統一領導、垂直管理、專賣專營”的管理體制。

    這是一種自我革新、自我完善,推動生產關系不斷適應生產力發展的變革

    20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初,我國正處于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的特殊時期,行業發展“小氣候”不可避免受到社會經濟發展“大環境”的影響。比如,在“搞活”大潮下,自由交易的批發市場和市場價格開始出現,許多個體零售戶不正當地進入批發環節,形成國營“三級批發”后的“四級”“五級”批發……在新的形勢下,《煙草專賣條例》已不能適應形勢發展需要。

    經過近5年的起草、論證、審議、修改,1991年6月29日,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正式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煙草專賣法》,把國家煙草專賣制度、行業集中統一管理和垂直領導體制用法律的形式加以確立、固定,煙草行業從此走上了依法管理的軌道。

    隨著煙草專賣制度的確立、鞏固和完善,中國煙草充分發揮制度優勢,大力推進改革,自我革新、自我完善,進一步解放和發展了煙草生產力。

    國家煙草專賣局原局長江明回憶,國家局、總公司成立后,為推進改革發展,曾有計劃地組織人員多次出國考察,學習先進科學經驗,重點了解卷煙生產、原輔材料生產、產品銷售等情況。對比之下,“簡直是兩重天”。比如,國外卷煙機每分鐘卷制、接嘴的速度高達7000支,而國內只有幾百支;國外煙葉原料全部實現了種植規模化、科學化、規范化,而國內剛起步;國外卷煙產品已經使用了有利于減少有害成分的醋纖絲束、膨脹煙絲、煙草薄片等,而國內根本沒有……

    很快,一系列大刀闊斧的改革在煙草行業全面展開:關停計劃外煙廠,清理卷煙非法交易市場,大力整頓生產企業;用技貿結合等方法,大抓技術改造和技術進步;建立醋酸纖維絲束生產基地、煙草專用機械制造基地、科研教育基地……

    到2000年年底,全國共組建12家地區性煙草集團和2家全國性專業化集團公司,技術裝備和企業管理水平明顯提升,培育了一批在全國有較大影響力的名優品牌;共建成卷煙批發網點16449個,基本形成了遍布城鄉的卷煙銷售網絡;行業工商稅利達到1050億元,比1981年的75億元提高了13倍。

    改革的火種一經點燃,就不會熄滅。

    2001年以后,隨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逐步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中國煙草堅持和完善煙草專賣制度,積極推進以市場為取向的改革,著力優化資源配置,提升中國煙草總體競爭實力。

    從實施省級公司工商管理體制分開到取消商業企業縣級公司法人資格、確立地市級公司市場主體地位;從出臺《加快卷煙產品結構調整的意見》到提出大力培育“兩個十多個”、確立“532”“461”品牌發展目標;從提出“中式卷煙”概念到頒布《中國卷煙科技發展綱要》、推進中式卷煙品類建設;從按客戶訂單組織貨源到建設現代卷煙流通網絡、現代煙草農業,從持續開展煙葉流通、卷煙體外循環、財經秩序專項治理整頓到著力規范工程投資、物資采購等活動,再到深入開展辦事公開、民主管理……這一系列改革,在更大范圍、更高層次、更深程度上實現了生產要素的合理流動,提高了資源配置效率,增強了煙草產業經濟發展的內生動力。

    ——“有形之手”與“無形之手”協同發力,“地方封鎖”等難題被攻克,營銷流程在尊重市場的基礎上實現再造,工商零共同面向消費者的現代卷煙營銷體系逐步建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全國大市場初步形成。

    ——現代化煙草工業體系已經建立起來,中式卷煙價值提升,由大變強,牢牢占據中國卷煙市場,品牌創新力、競爭力、影響力不斷提升,卷煙供給、產品創新與“市”俱進,卷煙市場供求關系實現了動態平衡。

    ——煙區告別了“靠天吃飯”的歷史,“田成方、管成網、路相通、渠相連、旱能灌、澇能排”,規模化種植、機械化作業和專業化服務水平不斷提升,煙葉結構持續優化,煙葉生產基礎地位更加穩固。

    ……

    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煙草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決策部署,踐行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發展理念,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著力推動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進一步增強了行業發展的動力和活力,進一步改善了行業經濟運行質量。

    這是一種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堅決維護國家利益和消費者利益的變革

    70年煙草行業的發展變化,足可用“天翻地覆”來形容,但有一點自始至終從未改變,那就是堅決維護國家利益和消費者利益。

    堅決維護國家利益和消費者利益,體現在堅持國家煙草專賣、打擊各種非法利益的不懈堅守中。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煙草行業未實行專賣專營之前,全國小煙廠林立,批發渠道混亂,盲目發展、重復建設、優材劣用、粗制濫造等現象比較突出,這不僅給消費者健康造成危害,也使國家財政損失嚴重。資料顯示,按照當年不變價格計算,僅在1971~1978年,國家損失的卷煙利潤就達6億多元。

    中國煙草總公司組建后,很快提出“先收編后整頓”策略,有序推動計劃外煙廠“關、停、并、轉、收”。此后,中國煙草高擎專賣利劍,認真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煙草專賣法》等法律法規,在公安、工商、海關等部門的支持配合下,對各類涉煙違法活動予以堅決、不懈的打擊,始終保持了高壓態勢。僅2013~2018年,各級煙草專賣局就查獲假煙127.98萬件,查獲走私煙55.78萬件,累計為國家挽回經濟損失1716.57億元。

    堅決維護國家利益和消費者利益,體現在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確保足額上繳財政稅收的發展擔當中。

    數據顯示,從1991年到2005年,煙草行業實現稅利累計1.67萬億元。“十一五”期間,煙草行業實現年稅利由2530億元增加到6045億元,年均增速達19.03%,上繳國家財政由1944億元增加到4988億元。

    尤其是2009年,在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下,全國經濟增長速度放緩,國務院決定調整卷煙消費稅,并在商業環節開征消費稅。為保證卷煙消費稅收政策調整順利實施,緩解國家財政壓力,中國煙草明確提出“價稅財”聯動的調整思路,克服重重困難,圓滿完成了中央財政增收任務。

    “十二五”期間,煙草行業累計實現稅利47680億元,年均增加1078.4億元;累計上繳財政41323億元,年均增加1212.2億元。2014年,煙草行業首次實現稅利總額超萬億元。2015年至2018年,煙草行業連續四年實現稅利總額和上繳財政總額“兩個超萬億”。

    從“一五”期間卷煙工業累計實現稅利46億元,占同期國家財政收入比重3%,到黨的十八大以來,行業累計上繳國家財政總額65070億元,占同期國家財政收入比重達6.17%,70年間,煙草行業自覺服從和服務于財政增收大局,為我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作出了積極貢獻。

    堅決維護國家利益和消費者利益,體現在有效滿足市場需求、持續推進降焦減害的創新實踐中。

    在改革開放后相當長一段時間里,卷煙生產無法滿足市場需求。國務院1985年曾專門下發通知,批轉國家計委關于增產甲級卷煙及有關問題的請示。鑒于此,中國煙草大力推進工業企業技術改造,提升卷煙工藝水平,改進煙葉生產技術、卷煙產品設計和質量監管工作,卷煙質量大幅提高。近年來,更是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深入推進市場化取向改革,不斷創新產品設計、優化產品結構,有效滿足了市場需求。

    在滿足市場需求的同時,中國煙草順應世界潮流,提出卷煙降焦減害目標,通過政策推動與科研項目拉動等途徑,逐步構建降焦減害技術體系,降焦減害工作取得重大進展。1983年,全國卷煙平均焦油含量為27.3毫克/支;到2018年,卷煙盒標焦油加權平均值為10.0毫克/支,煙氣一氧化碳加權平均值為11.0毫克/支,其他有害成分也不斷減少。

    70年間,無論是確立“滿足消費、增加積累”發展方針還是提出行業稅利總額增長“兩個略高于”發展目標,無論是振興民族工業、鞏固提升民族卷煙工業競爭優勢還是落實“工業反哺農業”方針、助力脫貧攻堅,無論是扎實推進控煙履約還是穩定全產業鏈數千萬人的就業和生計,中國煙草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初心,始終沒有忘記肩負的使命。

    ……

    70年光陰荏苒,濃縮了整合、分散、重塑、融合等諸多進程。不限于一時、一事、一地,把中國煙草放入國際的視野、歷史的景深中,不難發現,煙草行業的改革發展是成功的,取得的成績是顯著的。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主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回望70年,是為了從激蕩澎湃的歷史中汲取經驗,匯聚前行的力量。

    進入新時代的中國煙草,繼承和發揚行業70年間沉淀下來的寶貴精神財富,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正在建設現代化煙草經濟體系、推動行業高質量發展的新征程上砥礪前行。

    歷史只會眷顧堅定者、奮進者、搏擊者。堅持和完善煙草專賣制度不動搖,堅持“國家利益至上、消費者利益至上”不動搖,改革不停頓,發展不止步,中國煙草必將交出無愧于時代的嶄新答卷!

    來源:東方煙草報
    相關文章
    最新最好电影网站